当前,农村劳动力大量向城镇和非农产业转移,“谁来种地、怎么种地”问题日益凸显。为此,安岳县依托鑫粮仓粮食专业合作联合社、土旺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着力创新农业服务方式,努力扩大水稻农机作业面,农机专业合作社累计达到18个,有力地推进水稻等粮油作物全程机械化。
一、租赁种植模式。由粮油专业合作社或联合社、农业企业、农机大户、粮油种植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600-800斤/亩稻谷价格统一租赁农户的土地,推广“菜-稻-菜”、“稻-油”等粮经复合高效模式,规模种植水稻,进一步提高水稻的产能。
二、托管代种模式。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统一经营缺劳户土地,代种水稻,收取650-700元/亩托管代种服务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保证每亩产量450公斤以上,专业合作社或加工企业以高于市场价10%的价格收购稻谷。同时,组织种粮大户对弃耕地自主种植水稻,弃耕户仍享受各类惠农补贴政策。
三、示范引导模式。农户自愿按粮油专业合作社或联合社要求,标准化种植水稻,粮油专业合作社或联合社全程提供农资供给、技术指导、病虫防治、机械栽收等各类优惠服务,所产稻谷按高于市场价的20%进行收购,增加农民种粮收益。

9月底,正是晚稻灌浆的关键时节,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龙光桥镇汪家堤村种粮大户冷卫国却很少到田间忙活,大部分时间待在惠民农机合作社里保养农机。他的水稻将在10月中旬收获。冷卫国与当地的惠民农机合作社约定,合作社收取早稻、晚稻两季服务费每亩1300元,负责全程“九代”服务,并保证收获时早稻最低产量750斤、晚稻最低产量800斤,超过部分与农户三七分成。所谓“九代”套餐服务涵盖了从育秧、插秧到病虫害防治、收割、烘干等全过程。冷卫国承包了1000多亩稻田,之前一直是自己管理,今年全程托管给合作社的“九代”服务。“合作社收取1300元之后,我就啥也不用管了,有人上门把地种好,比自己种更划算。大户最发愁稻谷晾晒和储存场地问题,去年晒谷和储存稻谷每吨就花了179元。如今,这笔费用都打包在1300元中。”冷卫国测算过,自己管理每亩成本在1440元,托管后,成本少了140元;同时,亩产量比去年增加60斤,增效80元。1000亩水稻,总共能增收22万元。汪家堤村地处城郊接合部,交通便捷,村里进城务工人员多,农户种田意愿不高。惠民农机合作社面向种粮大户开展“九代”服务,不仅保证了双季稻种植面积,还提高了单产。今年的早稻育秧由于持续低温阴雨,部分农户烂秧情况比较严重,而合作社的大棚育秧由于设备完善,秧苗品质好,确保了插秧需求。“我们与农户签订了社会化服务面积合同1万多亩,农户既可以选择全包的9项服务套餐,也可以点餐式选择几项服务。”在合作社负责人黄卫民看来,“九代”服务带来了“两低三高”:社会化服务使农机闲置率低,统一采购使农资成本降低;良种育秧、绿色防控、标准化生产使稻谷品质提高。现有农机设备如果只服务自有或流转的土地,设备利用率不到30%,每亩农机设施折旧成本达120元,而开展“九代”服务后,每亩农机折旧成本只有70元。对于规模经营者或规模服务者,一项小技术哪怕每亩只能增加一点收入,但由于上了规模、面积大,总是一笔不小的收益。因此,他们很乐意采用新技术、新品种。由于统一品种,再加上标准化生产,含杂率比较低,纯度达到“种用田”标准,每斤售价高出同类稻谷市场价0.05元。今年合作社采用了减药增效的植保技术。原本要打3至4次农药,如今只需打2次药。“少数人种多数田、少数人帮多数人种田”,湖南省农委粮油处处长周志魁这样总结湖南农业经营模式的创新。在不流转土地的情况下,采用全程或半程保姆式服务,有效解决了“谁来种地”的问题。据统计,湖南省今年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达到14万个以上,新增1万个。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